你粉的網紅可能不是人,但比流量明星好多了

商業

06-15 10:26

不久前,時裝品牌 Calvin Klein 的一則廣告引發了巨大爭議。

廣告中,超模 Bella Hadid 與一位 Instagram 網紅深情接吻,同時傳來一句畫外音:

生活就是打開一扇門,創造你從未想過會存在的新夢想。

本來向 LGBT 群體致敬是一件十分政治正確的事,提倡多元文化也逐漸成為當今世界的共識,但卻演變成一場公關危機,以 Calvin Klein 公開道歉收場。

爭議出在廣告的兩位女主角上,有人認為 Bella Hadid 的異性戀身份讓廣告看起來「很虛偽」,還有一部分人無法接受另外一個模特,因為她根本不是人。

這名長滿雀斑的女孩叫做 Lil Miquela,是這兩年備受關注新晉網紅,在 Instagram 上粉絲擁有過 160 萬粉絲, Chanel、Prada、Supreme 等時尚潮牌輪著穿,在 Spotify 和 iTunes 上發布單曲、多次登上時尚雜志封面……

看起來 Lil Miquela 就是一個當紅的時尚達人,不過她其實是一個用 CG 電腦技術生產的一個虛擬人物。

上一個風靡全球虛擬偶像很多人都不陌生,那就是初音未來,人氣絲毫不亞于一線歌星。

從初音未來到 Lil Miquela ,這種虛擬人物正在從可愛的二次元形象轉向逼真的 CG 擬人風格,從舞臺上的偶像變成社交媒體中的網紅,受眾也從御宅族擴展到更多的互聯網用戶,但也引發了更多的爭議。

你粉的網紅不是人:如何制造虛擬網紅

如果仔細觀察 Lil Miquela 在 Instagram 上發布的照片,會發現這個 19 歲的女孩有一種說不出的違和感。

一方面 Lil Miquela 滿臉的雀斑、塌鼻子、厚嘴唇、大牙縫,絕對算不上常說的「美女」,但卻符合年輕人對酷女孩的印象。

同時她的皮膚又似乎過于光滑,除了雀斑外毫無瑕疵,標志性的丸子頭和齊劉海一絲不茍得有點失真,有點不自然。

不過這都是馬后炮,要知道在 Lil Miquela 宣布自己的真實身份前,很大一部分粉絲完全沒意識到這是個電腦合成的虛擬人物。

但 Lil Miquela 的走紅再次說明了一個事實,無論是偶像還是網紅,真實與否并不重要,關鍵是有一個吸粉的人設。

除了獨特的外形和時尚的穿搭,粉絲們喜歡 Lil Miquela 還以為她有著鮮明的人設,一個為性別和種族平等發聲的獨立女性。

▲Lil Miquela 反對特朗普打算廢除的移民政策

除了在社交網絡上對相關議題發表觀點,去年 3 月 Lil Miquela 還參加了美國跨性別社區舉辦的晚宴,號召大家給國會寫信以支持跨性別者,鼓勵粉絲給黑人維權運動 Black Lives Matter 和 LGBTQ 運動捐款。

在接受《金融時報》采訪時, Lil Miquela 承認自己是個女權主義者。

現在是一個激動人心的時代,原來的性別觀念正受到質疑,女性在表達自己的看法,努力發聲,改變正在發生。

Lil Miquela 在社交網絡上第一次引發爭議,是和另外一位虛擬網紅的「撕 x 大戰」。

去年 4 月的 Lil Miquela 的 Instagram 賬號被一位叫做百慕大(Bermuda)的虛擬網紅入侵,百慕大刪光了 Lil Miquela 所有照片,并揭穿 Lil Miquela 不是真人,「要戳穿這個謊言」。

不過就在粉絲們一臉懵逼的時候,Lil Miquela 卻在主頁上更新了一張和百慕大的合照,表示兩人已經握手言和,并公布了自己是虛擬人物的真相,那些被刪除的帖子也恢復了。

很快人們就發現制造百慕大和 Lil Miquela 這兩個虛擬網紅的,都是一家洛杉磯的初創公司 Brud,顯然這是一場炒作,這樣精心策劃的「瓜」想必大家在微博等社交平臺上已經吃過不少。

百慕大借助 Lil Miquela 的人氣出道,她也有著十分清晰的人設。她站在 Lil Miquela 的反面,社交賬號里總是充滿情緒化的表達。她認為全球氣候氣候變暖是個騙局,反對希拉里·克林頓和女權主義,簡直就像個女性版的特朗普。

而 Lil Miquela 則通過這次事件鞏固了自己的人設,有什么比和一個跟自己價值觀完全相反的「人」化敵為友,更能體現自己對不同文化的包容。

不過在 Lil Miquela 宣布自己不是真人的身份后,確實也有不少粉絲感到被騙無法接受,不過在一次采訪中面對這個質疑時,她卻說了一句很圈粉的話

你能找到一個在 Instagram 上發照片不修圖加濾鏡的人嗎?你們其實也沒比我真實多少。

早在 Lil Miquela 身份曝光之前,她在接受 BoF 采訪時就表示,希望自己被定義為一位藝術家或歌手,而不希望人們過于強調「我是誰」這種膚淺的東西。

這樣特立獨行敢做敢言、為平等發聲的形象,也是時下很多年輕人喜聞樂見的。最近被稱為新世代 icon 的臺灣女歌手 9m88?就是其中一個代表,她希望通過音樂讓大家能放下「黑人」、「同性戀、雙性戀和異性戀」這樣的標簽,減少紛爭。

隨著 Lil Miquela 的走紅,這兩年在社交網絡上也出現了越來越多的虛擬網紅。

東京 CG 公司 Modeling Cafe 制造的 imma 是個前衛潮流,反對網絡暴力的女生。

國內線上生活雜志 Voicer 推出的虛擬網紅 Poka,是個大學主修藝術史,但沒畢業就跑到上海做時裝編輯實習生的叛逆女孩。

看起來,打造一個虛擬網紅,和社交網絡上的流量明星和 KOL 沒什么區別。

比起流量明星動輒一億轉發的注水數據,和無時無刻不在表演的各路網紅,這些承認自己是個「假人」虛擬網紅有時候看起來還更加真實。

人設永不崩塌的偶像,備受商業品牌青睞

當人們開始接受虛擬網紅后,他們就開始擁有真人明星網紅們無法比擬的優勢。

明星偶像受到各大品牌青睞,但是以人設為賣點的藝人卻存在很多不確定性。在日本有一個詞叫做「劣化」用來形容藝人(外形、品質上)負面的巨大變化,在我們這就叫做人設崩塌。

▲00 后小鮮肉王源吸煙照片曝光后不少粉絲宣布「脫粉」

吸毒被抓、出軌劈腿、私生活混亂、整容曝光,在節目中脫口而出的不當言論,甚至在公眾場合抽煙也能成為全民熱點,這些在娛樂圈中屢見不鮮,對個人形象和代言的品牌都會造成重大的負面影響。

而虛擬網紅的出現,讓人們有機會擁有一個人設永不崩塌的偶像。正如知乎網友@江靜泊所說的:

永不劣質化的偶像才是我們追求的,但現實中的偶像無論如何都會變質的,可能皮膚會松弛,皺紋會產生,可能還會抽煙,因丑聞而隱退。

越來越多大品牌開始嘗試和虛擬網紅合作。除了不用擔心人設崩塌,還希望通過與虛擬偶像合作來爭奪年輕人的市場。

其中最受商業品牌青睞的莫過于初音未來,2013 年曾身穿奢侈品牌 Louis Vuitton(LV)設計的服裝在巴黎登臺上演歌劇,與初音未來聯名的品牌更是不計其數,包括受邀擔任 Google 瀏覽器在日本的首位形象代言人。

 

2016 早春季,LV 更是直接找來《最終幻想》里的角色雷霆姐(Lightning)作為代言人。

2017 年,日本老牌化妝品品牌柳屋則宣布,讓《街頭霸王》的角色古烈作為旗下發膠產品 J 的代言人。

至于當紅的 Lil Miquela,在去年的秋冬米蘭時裝周期間,奢侈品牌 Prada 讓 Lil Miquela 第一個發布新系列,為 Chanel 和 Buberry 等時尚品牌拍攝廣告大片也是家常便飯。

Miquela Sousa 在 2017 年 8 月發布了首支單曲《Not Mine》,推出當月就登上了 Spotify 熱門榜單第八位。

Lil Miquela 相繼登上了 highsnobiety 、King Kong 等時尚雜志的封面,去年她還被《時代》雜志評為 2018 年最有影響力的 25 位世界級「網紅」之一,一同入選的還有美國總統特朗普和知名歌手蕾哈娜。

而 Lil Miquela 背后的公司 Brud,去年獲得了至少 600 萬美元的融資,估值達到 1.25 億美元,其中包括曾作為早期投資人投資了 Apple 和 Google 的紅杉資本,Brud 正計劃開發更多像 Lil Miquela 的虛擬網紅。

從二次元跨到三次元,虛擬偶像發生了什么變化?

世界上第一個虛擬偶像,可以追溯到 1984 年,一個由計算機合成、叫做 Max Headroom 的電視主持人,當時甚至還沒出現「虛擬偶像」這個說法。

身穿閃亮黑西裝、戴著雷朋墨鏡的 Max Headroom ,有點像當今真人化的虛擬偶像,但由于技術限制,Max Headroom 是由真人演員通過特效化妝和手繪背景實現,并非完全由計算機合成。

虛擬偶像真正被大眾熟知,大概是從二次元的初音未來開始的。原本初音未來只是一個基于音源庫的女性歌手軟件,只要輸入旋律和歌詞,就能唱出合成的歌曲。

后來音樂軟件公司 Crypton future media 才給初音未來賦予了現在的形象,一個身穿銀色制服超短裙,梳著蔥綠色超長雙馬尾 16 歲女孩,是御宅族最愛的「卡哇伊」日漫風。

初音未來憑借一首紅遍大江南北,目前在全球擁有 12 億粉絲,通過全息投影舉辦的演唱會更是一票難求,甚至還有宅男花費 17500 美元(約合 12 萬元人民幣)與初音未來結婚

10

在初音未來的帶動下,涌現了一大批二次元虛擬歌姬,其中包括中國的洛天依。還有活躍在 YouTube 上的 VTuber,第一個 VTuber 是來自日本的絆愛,風格與初音未來類似,但開始像其他博主一樣在屏幕上與粉絲互動。

▲絆愛在線下與粉絲互動. 圖片來自:YouTube

相比起初音未來這種以音樂為主體、單向傳播的虛擬歌姬,VTuber 擁有更多的「人格魅力」,而過去初音未來是一個粉絲眾創的虛擬偶像,很少體現出鮮明的人格特征。

在社交媒體流行后,這種變化在以 Lil Miquela 為代表的虛擬網紅上更加明顯,CG 技術的成熟讓虛擬偶像的外形與人類越來越像,不再是二次元風格,因此面向的受眾也不局限在御宅族,而是每一個活躍在社交網絡上的用戶。

▲你能看中圖中哪位模特是真人嗎?

而這些 CG 合成的虛擬網紅和二次元虛擬偶像最大的不同是,活躍于社交媒體,像真人一樣展示生活、表達觀點,通過故事和人設和粉絲建立情感聯系。

但同時也引發了更多的爭議,第一位虛擬黑人超模 Shudu 的創造者 Cameron James-Wilson 就曾遭到不少人抨擊,被認為是「白人男性對黑人女性的幻想」,并通過免費剝削黑人女性來牟利,同時這種虛擬模特會擠占真人模特的生存空間。

Shudu

過去的二次元虛擬偶像似乎很少遭遇這種質疑,1969 年日本機器人專家森政弘曾提出一個名為「恐怖谷理論」(Uncanny Valley)的假設,如果一個實體充分地「不夠擬人」,那它的類人特征就會顯眼并且容易辨認,產生移情作用。

相反,要是一個實體「非常擬人」,那它的非類人特征就會成為顯眼的部分,在人類觀察者眼中產生一種古怪的感覺。

不過從 Lil Miquela 的受歡迎程度來看,不能接受的人也并沒有想象中那么多。這是因為 Lil Miquela 還不夠逼真嗎?不過隨著 AI 等技術的應用,虛擬偶像必定會越來越像一個人了。

虛擬偶像的未來

無論是 Lil Miquela、imma 或是 Shudu,我們現在看到的虛擬偶像都和人工智能沒什么關系。

但這些虛擬偶像背后的公司正在嘗試將她們和 AI 結合,風投機構 Betaworks 計劃投資 10 家初創公司,幫助他們研發用于虛擬偶像的 AI 技術。

虛擬偶像公司 Fable Studio 的聯合創始人 Edward Saatchi 認為未來的虛擬偶像不再需要人工操作,會自己在 YouTube、TikTok,、Instagram 等多個平臺運營,基于機器學習和粉絲進行交流。

英國考文垂大學的 AI 研究員 Kevin Warwick 甚至認為給虛擬偶像植入 AI 大腦后,可能會讓他們演化為具有獨立意識的「數碼存在」。

而 AR 技術則可以讓虛擬偶像隨時走到人們身邊,在今年的 GDC 大會上, Magic Leap 用虛幻引擎打造的虛擬形象 Mica 已經可以在一個物理框架內和人類互動,還能像智能助手一樣幫助人類完成一些任務。

▲圖片來自:YouTube

一些技術人員還認為未來每個人都可以構建自己虛擬分身,而明星偶像們則可以通過這種數字分身在大眾面前永葆青春,在電影《未來學大會》中就講述了這樣的故事,一個 45 歲的過氣女明星通過自己的虛擬形象再次火了起來。

著名科幻作家 William Gibson 曾在 1996 年的小說《虛擬偶像愛朵露》中,成功預言今天虛擬偶像的興起,虛擬偶像的未來或許也會像書中說的:

你遲早會明白的,她是人類生活的新方式,一個新的世界。

題圖及部分配圖來自:Instagram

后評論

評論在審核通過后將對所有人可見

正在加載中
www.福利彩票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