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圖鼻祖 Adobe 做了個算法,能找出人像中的「PS 痕跡」

產品

06-16 08:10

這個是假人沒錯,但網上發出來的自拍照又有多少能代表真人?——愛范兒讀者「白顏料 4 塊 8」

在討論虛擬偶像的文章 《你粉的網紅可能不是人,但比流量明星好多了》下,一位愛范兒讀者如此評論道。

▲ 你是否能看出哪個是虛擬偶像?

的確,發布照片前修圖似乎已經成為新的「社交禮儀」,要區分內容真假變得越來越難。如果能有個萬能的「恢復原圖」按鈕,一鍵讓你看到層層濾鏡后的本真,那是否很棒?

修圖鼻祖 Adobe 最近還真的做了一個這樣的 「去 PS 痕跡的」工具

Adobe 和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的研究人員做了一套工具,不僅可識別出人像照片中被修改過的部分,還能預估原圖的模樣。

目前,該算法只能識別經 Photoshop「液化」工具處理的面部照片,無法應用于用其它工具修出的效果。不少人會用「液化」來微調眼角、嘴角、鼻梁等小地方,修出更理想的表情效果。

為了制造這個工具,研究人員首先寫了個腳本,自動用「液化」工具修了一大把人像圖片,用作神經網絡的訓練數據。

▲ 用腳本自動生成圖像

結果,訓練出來的算法辨別液化痕跡的能力相當好。在用新數據測試時,人類志愿者識別出圖片真偽的正確率只有 53%(接近隨機猜的正確幾率),算法的正確率卻高達 99%。

▲ 修圖后-監測到被修圖之處-建議修復-原圖

更難得的是,算法不僅可辨別圖片是否有經過修改,落實修改過的地方,更能夠恢復出一個大概的「原圖」(雖然效果不完美)。

▲ 原圖、修圖后、算法建議「原圖」對比

由于這個工具只能針對「液化」,也只能應用于人臉,因此 Adobe 暫無將其轉化成公開工具的計劃。不過,團隊接下來仍將繼續「還原按鈕」研究拓展到更多領域,譬如識別出「修身」和「磨皮」等效果。

其實,這并不是 Adobe 第一次嘗試研發辨別修圖痕跡的工具。

去年 6 月,Adobe 公布了另一個可識別「PS 痕跡」的人工智能工具,當時仍處于「研究早期」。

▲ 算法可識別的三種處理效果,圖片來自論文

當時的算法可識別圖片中經「切片」(兩張不同的圖片拼在一起)、「復制」(在一張圖內復制黏貼特定對象)和「刪除」(將一樣東西從圖中移除)三個效果處理的痕跡。

但為什么 Adobe 要積極研發這類工具?

我們對于 Photoshop 和其它 Adobe 創意工具在世界上的影響力感到很自豪,但同時也意識到我們科技潛在的道德延伸影響。虛假內容已成為了一項日益緊迫的嚴重問題。

Adobe 在官方博文中寫道。作為全球其中一個最大消費級修圖工具提供者而言,提早參與到辨別偽造圖片鑒別工作研究,自然是在 deepfake 時代的明智之舉。

以前,所有人都可以買 Photoshop,但要真正用好得有很好的技巧,而現在技術正變得民主化。

Hany Farid 對《紐約客》說,他是一名圖片鑒證專家。

Farid 曾遇到一個離婚案子。妻子向法庭提供了一個丈夫出軌的視頻證據,在視頻中,其丈夫伸手撫摸另一名女性的手。丈夫堅持強調這個視頻是偽造的。

我留意到,桌面上出現了他的手的倒影。以前,要把這里的幾何對稱做好非常難。但現在,想要在合成圖片或視頻里實現這個已經變得越來越容易了。

在 Farid 看來,人類是視覺的動物,而影響一直以來都是其中一個我們相當信賴的信息載體。因此,當你能改變影像,你就有可能可改變歷史。

▲ 奧巴馬和普京的影像都曾被用來制作假視頻,圖自 Science News

《華爾街日報》甚至在內部成立了一個專案小組,專門培訓記者如何識別 deepfake 類偽造視頻:「我們不知道未來版的 deepfake 哪天會冒出來,所以我們希望大家都能堤防虛假信息。」

在 DARPA(美國國防部高級研究計劃局)看來,這,已經是關乎國家安全的問題。在 2016-2017 年間,DARPA 用于研發辯偽技術的資金至少達到 6800 萬美元,但目前于這方面的研發結果仍不理想。

可以確定的是,辨別圖片和視頻等真偽,已經成為數字鑒證中的一個重要分支。Farid 仍有自己的憂慮,他最近在接受《華盛頓郵報》的采訪時表示

我們要落后了。在影像合成領域研究和其對立方(識別偽造影像)的人數比例是 100:1。

題圖來自 《紐約客》

后評論

評論在審核通過后將對所有人可見

正在加載中
www.福利彩票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