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手機鈴聲都去哪里了?

商業

11-21 17:41

對于給自己手機設專屬鈴聲這件事,從功能機時代過來的人應該最有話語權。

如果你還記得十多年前《讀者》或是《故事會》之類暢銷雜志的封底,應該會記得當時一整版的小姐姐頭像,以及各種帶有數字編號的歌曲名單。

▲我曾經以為都是騙錢的…

在那個年代,花 1-2 塊錢下一首自己喜歡的歌曲,然后設為自己手機的鈴聲,是一件很講究且體面的事。

但在手機剛剛面世的時期,配套的鈴聲遠沒有那么豐富,而且基本都是呆板的電子音。

早在上世紀 90 年代早期,摩托羅拉和諾基亞推出的手機只能發出「嘟嘟嘟」這種不帶任何旋律的響聲,差異只是在于高低音或是節奏的不同。

1996 年,日本電信運營商 NTT DoCoMo 推出的 Digital Mova N103 Hyper 翻蓋手機嘗試內置了部分 MIDI 格式的曲子,也讓它成為了全球第一款帶有定制鈴聲的手機設備。

一年后亮相的 Digital Minimo D319,更是允許用戶利用系統預置的合成音來制作自己的專屬鈴聲,當時還有一本名為《ケータイ著メロドレミBOOK》(手機鈴聲編曲多瑞咪之書)提供了專門的教程,賣出了 350 萬冊。

這也讓人們看到了手機鈴聲的商業潛力。1998 年,一位名為 Vesku-Matti Paananen 的芬蘭程序員基于諾基亞開發的信息傳輸協議,發現它同樣能將簡單的 MIDI 音樂文件發送到另一臺手機上。

他把這個點子賣給了當時的芬蘭電信運營商 Radiolinja,后者隨即推出了一個名為 Harmonium 的服務,能讓用戶通過短信獲得一些帶有簡單節奏的單聲道音樂;兩年后,軟銀的前身 Tokyo Digital Phone 也在日本開啟了類似的服務。

這也宣告著個性化鈴聲時代的到來,它就像一個無形的標識,隱藏在每一位用戶的手機之中。

進入到 21 世紀,手機鈴聲接連經歷了兩個階段的發展,同時也催生出早期的音樂消費方式。

▲ 諾基亞 3510 是諾基亞第一款支持和弦鈴聲的手機

一個是和弦鈴聲的到來。簡單來說,這是一個能讓用戶聽到多種樂器音色的音樂形式,聲音的層次會更為立體。在 21 世紀頭兩年,包括索尼愛立信、諾基亞和三星等品牌都推出了支持和弦鈴聲的手機。

2002 年,《北京晨報》曾有過這樣一篇報道,記者稱當時和弦鈴聲的風潮已經席卷了韓國和日本的手機市場,并逐漸影響到中國的時尚年輕人,當時摩托羅拉 V680 還因配備了 16 和弦鈴聲而賣得格外好 。

▲ 圖片來自:人民網

后來,伴隨著 MP3 設備的迅速普及,手機鈴聲也逐漸由和弦形式轉變為原版音樂的片斷,長度大概在 30 秒左右,這在業內被稱為「原版鈴聲(Truetone)」。

可以看到的是,在 2003 年,香港電信運營商 CSL 便已經推出了「原版鈴聲」服務,可以讓用戶直接選取當時的人氣歌手作品當作自己的手機鈴聲。

▲ 圖片來自:CSL

唱片公司也因「原版鈴聲」時代的到來得到快速發展,他們可以不用再借助中間人(如鈴聲制作公司或代理服務商),而可以直接向運營商或用戶出售特定的音樂內容,以便讓音樂人獲得更多的版權費。

事實上也證明,優秀的手機鈴聲本質上也算是流行音樂的一種,它考驗的是制作者如何從一段兩三分鐘的歌曲中提煉出最具代表性,且最吸引人的數十秒,而且還要百聽不膩,且經久不衰。

音樂版權公司 Broadcast Music 副總裁理查德·康倫(Richard Conlon)就表示,手機鈴聲之所以能引發熱潮,是因為它比 MP3 更早得到普及,也是很多人第一次接觸到的音頻類內容。

何況,那個時代的手機更多被作為一種便攜通訊工具而存在,主要功能就是打電話發短信,鈴聲已經是為數不多的,能讓自己的設備變得和其他人不一樣的部分。

當時唱片公司在統計銷售數據時還發現,某些熱門鈴聲的下載量甚至超過了原版音樂,因為鈴聲往往會以外放的形式展現在各個場合中,往往能被更多人聽到。

比如 2004 年名為《瘋狂青蛙》的鈴聲,便悄聲無息地在英國逐漸傳播開來,僅用一周就登上了英國唱片銷量第一的位置,這也是史上首次由手機鈴聲奪得唱片排行榜首尾的情況。

同年的中國市場,借著全國千萬量級的彩鈴用戶,那些被盜版環境擠壓、不指望靠賣實體唱片盈利的唱片公司,也開始有意識地選擇和中國移動這樣的運營商展開合作。

這期間誕生了不少爆款,比如用刀郎《2002 年的第一場雪》制作的彩鈴,半年時間內就收獲了 250 多萬次的點擊下載,創收 500 多萬元人民幣

▲ 酷狗音樂的鈴聲發送服務

「彩鈴業務模式簡單,不需要渠道,能迅速擴展唱片公司的收入來源。」唱片公司太合麥田的總經理宋柯在 2006 年接受采訪時曾這樣說道

在他看來,做數字音樂內容提供商,與 SP 和運營商分成,是當時中國唱片業最新最快,也是最好的盈利手段。

拋開商業層面不談,一首鈴聲可以獲得的影響力也比很多人想象中要大,諾基亞的「Nokia Tune」算是最具代表性的例子。

幾年前,位于紐約的音樂公司 Audiobrain 曾做過一個調查,它讓人們根據當前播放的旋律辨認出具體的音樂出處,其中就有英特爾的「燈,等燈等燈」以及 HBO 的白噪音等。

▲ 歷代 Nokia Tune 鈴聲版本

結果顯示,只有一首曲子可以被所有人立即認出來,那就是諾基亞的這首鈴聲。如今它已經成為歷史上播放次數最多的音樂,也內置在了絕大部分的諾基亞手機之中,官方還推出過另外 8 種不同音色的改良版。

然而,就和大部分有過輝煌,但也終究要迎來衰退的服務一樣,手機鈴聲也在整個技術進步的浪潮中,漸漸失去它當年所擁有的那些忠實用戶。

▲「Ringtones」那條曲線代表的就是手機鈴聲

根據美國唱片業協會的銷售數據顯示,手機鈴聲在 2007 年的銷售額曾一度突破 10 億美元大關,但到了 2017 年,這個數字僅為 3420 萬美元,幾乎下降了 97%。

隨著以 iPhone 為代表的智能手機時代到來,人們對于音頻內容的消費習慣開始發生變化,導致鈴聲以及彩鈴服務漸漸邁入寒冬。

美國市場研究機構 IBISWorld 就表示,早期鈴聲只能通過短信購買,一首歌的成本往往高達 5 美元。但 iTunes 和亞馬遜的正在改變了人們購買和使用音樂的方式(還有現在的流媒體),大部分人都可以以不到 1 美元的價格買到完整的一首歌曲。

此外,越來越大的手機存儲空間以及實時網絡連接服務,也允許用戶同時存儲上百首歌曲,而不是過去的 30 秒鈴聲版本。

不過,就算是人們愿意花錢將整首歌曲買回來,他們也不再像以前一樣,第一時間將它設定自己的鈴聲。

「默認鈴聲」重新變成了消費者的第一選擇,手機買回來是什么鈴聲,它就一直是這個聲音,似乎也沒有更換的必要性。

某種程度上說,是功能和服務項目的增多——主要是智能手機的發展——導致了鈴聲這一內容形式在用戶內心地位的下降。

尤其是當智能手機將之前只能在 PC 上體驗到的視頻、游戲以及無數的移動互聯網服務帶到每一個人身邊時,人們也就不會再需要靠「鈴聲」來彰顯個性化元素,而「鈴聲定制」這件事本身,也無法再給用戶帶來足夠的吸引力。

我們甚至連使用電話的場景都在變少,更多時候,來電鈴聲都會被一聲聲「嗡」的通知提醒音所取代。

鈴聲還和心理情緒產生了聯系。很多人在聽到電話鈴聲時就會感到焦慮,也就是常說的「電話恐懼癥」。對他們而言,反而更愿意長期將手機設定不容易被打擾的靜音震動狀態。

畢竟在這個機不離身的時代,就算沒有鈴聲,大部分人也能靠著息屏顯示,呼吸燈和單純的震動接收到提醒。

同時,在公開場合高調展示自己的音樂鈴聲也不再是潮流了,反而更像是一種不禮貌的行為,而震動模式則能很好地掩飾這種尷尬,也算是進入到「此時無聲勝有聲」的境地。

盡管如此,手機鈴聲也從未遠離我們而去。今天,當你穿行于地鐵車廂、人行過道中,或是呆在咖啡廳小憩時,仍會偶爾聽到那些倍感熟悉的旋律,比如 iPhone 的兩首默認鈴聲「馬林巴琴」和「倒影」,而身邊也總會有一圈人習慣性地將手伸進自己的口袋。

▲ 可以聽聽歷代 iPhone 的默認鈴聲

當這些曲子此起彼伏地出現在公眾區域,無意間也給其它沒有使用 iPhone 的用戶留下了深刻的印記。某種程度上說,它們就像是曾經的「Nokia Tune」一樣,成為某個手機的產品象征。

「這曲子一響起來,大家都知道是某個人的 iPhone 來電話了。」

在 Quora 上,一位網友給 iPhone 的默認鈴聲留下了這樣的評價。他認為一些人不愿意更改 iPhone 鈴聲,不僅是因為它易于被識別,也是在間接強調「我正在使用 iPhone」這件事。

▲ 圖片來自:NBC

140 年前,美國發明家愛迪生宣布發明世界上第一臺留聲機,從此之后,人類獲得了記錄、貯存和聆聽聲音信息的手段。

但縮小至手機鈴聲這個范疇,我們讓每一臺手機不再以同樣的聲音示人,而是能按個人意愿發出與眾不同的旋律,不過是 20 多年前才實現的事。

兜兜轉轉,大多數手機歸于沉默,我們選擇重新回到了原點。

題圖來源:NBC

登錄,參與討論前請先登錄

評論在審核通過后將對所有人可見

正在加載中
www.福利彩票走势图